Friday, April 25, 2008

    

Sin embargo

「我很後悔用油來表示我對生活的不滿意,還用書和電影兒這種可有可無的東西表示我對生活的不滿足,因為這些在他看來,實在是超出基準線上的東西,他不會為這些煩悶。我突然覺得很洩氣,有些同意他的說法。是啊,還要什麼呢?我不是也感到挺好了嗎?不用吃了上頓惦記著下頓,床不管怎麼爛,也還是自己的,不用竄來竄去找刷夜的地方。可我常常煩悶的是什麼呢?為什麼就那麼想看看隨便什麼一本書呢?電影兒這種東西,燈一亮就全醒過來了,圖個什麼呢?可我隱隱有一種慾望在心裡,說不清楚,但我大致覺出是關於活著的是什麼東西。 」棋王,阿城。

有時是半夜肚子餓的時候,有時是和朋友聚餐時看著滿桌吃不完的食物的時候,我會想起電影裡梁家輝小心奕奕地把沾在油杓上的幾滴油刮得乾乾淨淨的樣子。然後又會再想起麵包店再襲擊裡為了食物而搶劫的那對夫婦。

我知道其實我不懂真正的飢餓。
  

2 comments:

geo said...

梁家輝演的非常傳神。

maud said...

我想我也是不懂真正的飢餓
一直都在餓又一直都在吃東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