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4, 2009

    

あけまして

2009來得幾乎無聲無息,如果不是正好轉到去年忘了看的紅白的話,新年新希望,大概是往前望去有點茫茫然吧,腦袋裡呼嚕呼嚕地不知道該許些什麼願望才好。元旦回高雄,看完了二月河本的胡雪巖,倒是想起以前總想著要看卻一直沒看的高陽。應該要有的新希望,就決定了是把高陽的小說讀完好了。

在書堆紙箱裡挖出了高陽的荊軻、張振玉譯的林語堂京華煙雲、鍾肇政葉石濤編的一桿秤仔/薄命/牛車、和張愛玲的傾城之戀/第一爐香堆在床頭旁,準備農曆過年時看。

光是學語言看不了書總是覺得有些虛浮浮的,擺了好些年老是看不完的Life of Pi、羊をめぐる冒険和Veinte Poemas de Amor y Una Cancion Desperada希望今年可以看得完。

就這樣啦。
  

2 comments:

baywen said...

新年快樂!
你說的那個胡雪巖版本,二月河好像只能算是推薦人,並沒有真的參與動筆喔。

polyimidie said...

新年快樂!
啊啊啊原來如此, 我還想說沒事幹嘛掛兩個作者~